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孟远打来电话时, 余年正站在思宁公馆的庭院里, 一边哼着歌,一边拿黄铜花剪给植物修枝剪叶。满院子的植物长势都很好,枝叶丰茂。

放下剪刀,他接通电话, “孟哥?”

“明人不说暗话, 你自己算算,你多久没消息了?”

闻言,余年盯着枝上嫩绿的叶片,当真仔细想了想,“我三天前更新了微博!”

“啧, 还理直气壮了?拍了朵花放上去, 你连自己影子都没入镜,也好意思说?你粉丝个个都在嚎, 说快不记得自家爱豆长什么样子了!”孟远半点不给商量余地, “赶紧地, 去星海开个直播, 不然你那些粉丝, 一个个的脑洞大得不得了, 女娲都补不上,三天两头猜你是不是退圈了!”

笑起来,余年应下, “好, 那孟哥你帮我通知一下?半个小时后我就开直播。”

十点半准时, 余年进入了直播间,系统显示已经有近八位数的在线人数。

临近中午,阳光暖融融的,让人眉眼与心境都跟着明亮起来。

余年笑着朝镜头打招呼,“大家好啊,宁城这两天都是晴天,天气很好,我正在院子里打理植物。”说着,他切换镜头,展示手里的黄铜花剪和庭院里的花树。

“——年年的手好好看!同款剪刀已截图,这就去买!”

“——好久好久没见到年年了!催催催催新专辑!距离《浮光》已经一年了啊年年!告诉我,新专辑在哪里?!”

“——年年在思宁公馆吗?满架的蔷薇花和茶花都好美!芍药花也好漂亮!还有鸟叫!”

余年正在认真看弹幕,笑着回道,“嗯,今年蔷薇花和茶花开得都很好,芍药也是,估计可能是雨水充足?”他又道,“新专辑还没出来,大家再等等好不好?”

被他这么语气温和地问“好不好”,瞬间满屏都被“好”字覆盖了。

余年眼睫上像是盛着日光,他的皮肤本来就很白,再被阳光一映衬,更是好看。将手机放在树杈的位置固定住,余年解释道,“最近被博物馆的事情占着时间,所以专辑的进度有一点慢。不过博物馆那边已经基本完工,很快就能投入使用了,再将家里的藏品一一登记造册、分类整理好,这些告一段落,时间就多了。”

这时,隐隐有汽车的引擎声从围墙外传进来,余年停下话,朝大门的位置看过去。

“——啊啊啊赌一张新专辑,肯定是谢总回来了!年年眼睛都亮了!!有星星!!”

“——年年的颜真的没救了,连这种迷之角度的侧颜都美如画!新晋年糕表示,这颜值谁能抵挡!”

“——天呐,能看见谢总吗?新晋游鱼女孩儿表示慌张!我应该录屏还是截图?嗷!”

大门打开,谢游走进庭院,一眼就看见了余年的所在,下意识地加快了脚下的步子。他一身手工剪裁的黑色西服,身高腿长,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气场冷冽,蓝宝石领带夹在阳光下熠熠生光。

皮鞋踩在青石板小路上走近,谢游单手松了松黑色领带,倾身凑近,动作自然地吻了吻余年的唇角,神情也仿佛沾染了春日暖风,全然温和下来,“我回来了。”

“嗯。”余年眉眼带笑,又指指架在树枝分叉位置的手机,“我在做直播。”

谢游呼吸一顿,耳尖两秒就被染了个通红,他抿抿唇,“年年……”话里带了一丝委屈。

“隔得比较远,估计拍不到什么,就没有提醒你。”余年上前,主动抱了一下谢游,扬起笑容,“中午吃你念叨好几天的糖醋排骨,还有红烧鱼、地三鲜,我还熬了一锅鸡汤。沈叔昨晚送了新鲜的野菜过来,可以清炒一盘,尝尝春天的味道。”

“好。”余年做的,谢游都不挑。他想起来,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个长方形的小盒子,递给余年,“小礼物。”

余年接下来,打开一看,里面放着一枚蓝宝石领带夹,造型简洁,做工精致。细节处,还刻着一个纂体的“年”字,十分精细,如同花纹一般。

他视线落在谢游领带上,弯唇,“情侣款?”

“嗯。”谢游点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转移开话题的重点,“另外还有一条相配的领带在制作,过几天送过来。”

余年已经非常习惯谢游给他添置衣服配饰,因着这个,孟远和造型师无数次地诚心诚意感激谢游,说因为谢游的存在,余年终于不再是一打卫衣或者毛衣轮番换,好歹机场或者街拍什么的,终于能看。

而此时,弹幕刷得飞一样快。

“——嗷嗷嗷今天是什么幸运日,竟然能亲眼看见年年和谢总同框!游鱼女孩儿大声哭泣,这画面太美了叭!”

“——谢总太特么好看了!!!真人比杂志封面更好看怎么办!就是镜头太远了呜呜呜,年年肯定是故意的!”

“——肯定不止我一个人想知道谢总从口袋里拿了什么给年年!好像是一个盒子?啊啊啊他们的糖真的太好吃了!想当年,年年公开的时候,我还脱过粉,后来洗心革面,再归来,就是游鱼女孩儿了[笑]”

这时,余年走近,语气轻松地朝镜头道,“他回来了,今天的直播就先到这里,我保证,一定会尽快把新专辑做出来的,下次见!”

按着生物钟醒过来,余年懒洋洋地闭着眼睛,下意识地往旁边挪了挪,将脑袋靠在了谢游的胸膛上,还蹭了两蹭。

“年年醒了?”谢游晨起的嗓音带着微微的沙哑,尾音都勾着强烈雄性荷尔蒙的味道,温柔又性感。

余年鼻音轻轻“嗯”了一声作回应,声音还有几分含糊,“刚刚做梦了,梦见我们一起到了沙漠的一座古城,特别热……”细碎地说着昨夜的梦境,他慢慢清醒过来,问,“几点了?”

谢游看了时间,“七点半。”

被窝里,余年劲瘦的长腿搭在了谢游身上,蹭了两下,又拢着被子坐起来,抬手揉揉眼睛,“我姐今天发新专辑,我也要到场,她还提过一句,说这次发布会上,会有事情要宣布,我得起来准备出门了。”

一边说着,余年起床,光着脚踩在浅米色的手织羊绒地毯上,往盥洗室走。半小时后,余年洗漱完,还顺带冲了个澡。他带着满身的湿润水汽,裹着黑色真丝睡袍出来,腰带系得松散,露出了小半的肩膀和胸膛大片的皮肤,衬着黑色布料,白得晃眼。

谢游速度比余年快,已经洗完澡,换下睡袍,穿上了白衬衣和西裤。伸手接过余年递来的白色毛巾,他抬起手,动作柔缓地帮余年擦头发。

头顶上的力道很舒服,余年半眯着眼睛,懒懒散散地坐在沙发上,无意识地发出了一丝轻微的鼻音。不过没一会儿,他就发现,有灼烫的呼吸落在了后颈和肩线的位置,双唇柔软的触感带起丝丝酥-麻,随着敏-感的神经末梢,瞬间就化作了席卷的热意。

余年低声喊,“谢游……”

谢游动作没停,反而用上了唇齿,吸-吮轻咬。

皮肤下沉睡了一整晚的神经仿佛纷纷被唤醒,余年轻咬着下唇,呼吸也带上了颤意。

早餐前,余年先吃了一碗米糊。等他吃完米糊,再去吃早饭时,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以后了。

他横了谢游一眼。

谢游眼里泛起笑意,“年年是要我喂你吗?”

“我自己吃!”

被这么一耽搁,两人出门的时间都晚了。余年带着几个保镖,乘车到郁青新专发布会的现场时,里面已经在忙碌了。

工作人员一见余年,赶紧将他带到了后台的休息室。

郁青纤长白皙的手指,正细致把玩儿着打火机,有些出神。“啪嗒”一声,火苗跃起,橘红的火光映在眸子里,微微晃动。

听见动静,郁青回过神来,“来了?”

余年自己找椅子坐下来,见郁青神色淡淡,“姐,怎么了?”

“啪”的一声,将打火机扔在了桌面上,郁青撩了撩长发,云淡风轻,“年年,我要退圈了。”

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但这么毫无预兆,余年还是惊了惊,“这么快?”

“快什么快?你姐我比你大五岁,你都二十四了,我也快三十了,也该退了。”说起退圈,郁青没什么明显的激烈情绪,反倒如说起平常琐事般声线平稳,“一摊子的事情等着我去理顺,再说了,我爸纵着我玩儿了这么多年,我也该收心了。”

她翘起红唇,眉目神情是一如既往的张扬,“我专辑出了这么多张,电影也拍了这么多部,就说追求梦想,梦想也实现了。”

知道郁青心里一直比别的人都来得清楚,余年笑着点头,“嗯,确实。”

“还是年年你懂我,我一说我要退圈,我经纪人就哭唧唧的,一副我是被逼无奈不得不退圈一样。老娘退了圈,是去当盛世的董事长好吗?又不是去遭罪的!”郁青翻了个白眼,缓下语气接着道,“我从小时候就知道,我以后会接我爸的班。反正以后你再见到我的新闻,就不是在娱乐版,而是在财经版了。”

说着,她点点手指,“把你衬衣第二颗扣子扣上,吻痕露出来了。”

余年神情自然,依言扣上了,只散着衬衣的顶扣。

打开金属烟盒,郁青咬了支烟在齿间,没有点燃,“小时候你看着乖乖的,我走哪儿带着你,都担心你被人欺负。”

余年笑容加深,“要真有人欺负我,我立刻给我姐打电话。”

被哄得开心,郁青戳戳余年的脸,跟小时候一样,点点下巴,笑着应道,“嗯,姐罩着你!”

————

余年神情自然,依言扣上了,只散着衬衣的顶扣。

打开金属烟盒,郁青咬了支烟在齿间,没有点燃,“小时候你看着乖乖的,我走哪儿带着你,都担心你被人欺负。”

余年笑容加深,“要真有人欺负我,我立刻给我姐打电话。”

被哄得开心,郁青戳戳余年的脸,跟小时候一样,笑道,“嗯,姐罩着你!”

“小时候你看着乖乖的,我走哪儿带着你,都担心你被人欺负。”

余年笑容加深,“要真有人欺负我,我立刻给我姐打电话。”

被哄得开心,郁青戳戳余年的脸,跟小时候一样,笑道,“嗯,姐罩着你!”

————

临近初秋,气温因着连续的几场秋雨降了下来,不复盛夏的炎热。青山博物馆已经装整完全,定下了开馆时间。

按照计划,开馆的第一个星期,进馆参观都免门票费,只对每日进馆人数做了限制。于是,官网才刚把前三天的预约进馆名额放出去,一秒钟就被蹲守的粉丝抢光了。幸好官网早有准备,没被挤崩。

正式开馆的前一天,余年自己到了青山博物馆。里面安安静静的,没有人声,无数器物陈列在玻璃展柜当中,仿佛整个世界都沉寂下来。

青山博物馆共有三层,外加一个地下库房。地面建筑是全玻璃钢铁结构,透过玻璃,能从外界借到大片的自然天光。从主厅的玻璃墙看出去,是静谧的池面,以及清池北面“远山层峦”的造景。水面澄澈如镜,倒映着造景,有如精美又自然的画作。

听见熟悉的脚步声,余年回过头,朝谢游笑道,“这么早?”

“嗯,会议结束得早,就先过来找你了。”谢游站到余年身旁,跟他一起沿着台阶,一层层往上走。

“《仕女图》是我大学时,荣叔叔陪我一起去欧洲买回来的,当时在生病,发着烧去的拍卖会现场。画买回来之后,我抱着木匣子就迷糊着昏睡过去了,荣叔叔当时被吓得不轻。”

书画展厅里,余年又指指玻璃展柜里的《夜宴图》,“外公以前每次看这幅画,都会难过好久,后来外婆干脆就不准他看了。但外公心里又惦念着,有时候会悄悄把画翻出来看看,还叮嘱我别让外婆知道。但其实,外公心情低落,外婆都能看出来,也能猜出来,只是装作不知道而已。”

这个博物馆里陈列的文物,余年能说出其中每一件的故事渊源,他语声轻快,眸子仿佛沉在泉水里的黑曜石一样清亮。

谢游听得认真,注视着余年的目光,内敛又蓄满温柔。

在博物馆里走完一遍,又重新回到大厅里。站在玻璃墙边,正好能看见大门侧旁立着的山石。山石沾了雨水,颜色深了几分,上面刻着的字依然清晰,“千载不返,惟余青山。”

转过头,正好对上谢游注视着他的视线,没有说话,余年垂下眼睫,认真将两人的十指扣紧,朝谢游露出了粲然笑容。

※※※※※※※※※※※※※※※※※※※※

比一个心心~

再见呀,年年和谢小游

再见呀,我的小仙女们

喜欢听说我很穷[娱乐圈]请大家收藏:(www.woquwx.com)听说我很穷[娱乐圈]我去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听说我很穷[娱乐圈]最新章节 - 听说我很穷[娱乐圈]全文阅读 - 听说我很穷[娱乐圈]txt下载 - 苏景闲的全部小说 - 听说我很穷[娱乐圈] 我去文学

猜你喜欢: 权门婚宠撩你上瘾:国民男神你别跑错入豪门:老公别碰我重生深深宠:娇妻,别惹火男神们争着当我爹蜜吻999次:乔爷,抱!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重生豪门:预言女王,拽翻天东岑西舅军少的神医甜妻七零炮灰娇宠记大叔,轻轻吻豪门少奶奶:谢少的心尖宠妻第二十八年春隐婚180天:豪门老公,撩上瘾听说我很穷[娱乐圈]AWM[绝地求生]重生神医娇妻:首长,借个吻!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战少,一宠到底!幻想农场六零军嫂有空间BOSS级打脸专业户[快穿]我的世界只有他回档1995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完本推荐: 第一神豪全文阅读邪医毒妃全文阅读天火傲世全文阅读人道天堂全文阅读最强修仙小学生全文阅读抗日之浩然正气全文阅读助鬼为乐系统全文阅读星妻登场:做你背后的男人全文阅读我的美女老师全文阅读凤回巢全文阅读异道神修全文阅读英雄联盟之唯我独尊全文阅读欢喜记事全文阅读俗人重生记全文阅读男神们争着当我爹全文阅读拜师八戒全文阅读光之子全文阅读三界血歌全文阅读不灭剑体全文阅读黄泉诡道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恶魔就在身边家有悍妻怎么破诡秘之主逐仙鉴美女总裁的特种兵王科技传播系统重生之财气冲天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三国处处开外挂茅山终极僵尸王茅山遗孤大唐第一狠人重生之绝世废少超级制造商紫阳帝尊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斗破之无上之境无敌神龙养成系统兵王之王都市之活了几十亿年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北宋大丈夫万界疯人院神话版三国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异能神医在都市抢救大明朝带着农场混异界御用兵王天才神医混都市

听说我很穷[娱乐圈]最新章节手机版 - 听说我很穷[娱乐圈]全文阅读手机版 - 听说我很穷[娱乐圈]txt下载手机版 - 苏景闲的全部小说 - 听说我很穷[娱乐圈] 我去文学移动版 - 我去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