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我去文学 >> 听说我很穷[娱乐圈] >> 第七十七块小甜糕

第七十七块小甜糕

余年没理会问话的人, 先低头回复孟远, “新闻是真的。”之后才抬头看向站在面前的陌生男人,礼貌道,“抱歉, 我不认识你, 也不认识你姓肖的老板。至于谈话, 我很忙, 没时间。”

语气温和,却是半点都不买账。

对方扶了扶眼镜,隐蔽地打量余年,笑容愈加谦逊,“贸然打扰, 实在不好意思,是我没说清楚。我叫吴威廉,我的老板是肖廷, 加国华商,刚刚会上的《重峦寻道图》,就是我的老板拍下的。我们经过多方打探问询,才终于找到了余先生, 不知余先生能否抽个空出来, 大家坐下,谈一谈?”

余年笑容不变, “我没兴趣。”说完, 提步就准备离开。

吴威廉连忙道, “余先生——”

避开吴威廉的阻拦,余年朝向拍卖场内的安保人员,字句说得清楚,“我身后那位先生不让我离开,我需要你们保证我的人身财产安全。”

安保人员非常配合,两个人迅速站到了余年旁边,点头道,“这是我们的职责。”同时,另一个安保人员已经到了吴威廉身侧,做了个“请离开”的手势。

“余先生——”

余年没再理会吴威廉,继续朝安保人员道,“另外,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星耀大厦的办公室里,孟远正皱着眉,拿着手机走来走去,嘴里念叨着“花了两个亿,买了一张纸!”走了两步又停下来,感慨,“两个亿啊!”

他话停不下来,“柔柔,两个亿,这么多钱,年年他到底买了一张什么纸,竟然一砸就砸了两个亿上去!”

“孟哥你别问我,贫穷已经限制了我的想象力,不过网上好多人都在猜,答案五花八门的。”施柔在旁边一边回话,一边翻热搜,一下一下地点着刷新。

忽然,她目光一定,招手道,“孟哥孟哥,你快过来看!”

孟远几步走过去,定睛一看,发现手机屏幕上,是余年在十几个身材魁梧的安保人员的护送下,从一道门里出来。周围全是记者的长枪短炮,排除杂音,还能大致听出有记者在喊,

“余年,关于同校师兄曝出你在大学期间吸-毒这件事,你有什么看法?”

“关于两个亿买了一张纸的报道,请问属实吗?是炒作吗?真的花了两个亿吗?”

“请问这次拍卖会你到底买了什么?可以透露吗?”

余年穿着修身的黑色休闲西服和白衬衣,脊背挺直,五官精致的面孔上,一丝表情也没有。

他在安保人员的全程护送下,坐上了一台黑色宾利,车门“砰”的一声关上后,闭合的车窗玻璃阻挡了所有镜头的窥探。宾利缓缓开走,视频也结束了。

“——啊啊啊我年年这颜值!这气场!爆炸了!特别是走路时,习惯性地抬手理理衣角的动作,我特么这是哪里来的王储出巡!我要循环一百遍!”

“——从拍卖会的会场出来了!我只有一个请求,给我等贫民看看那张价值两个亿的纸吧!就一眼,我就满足了!我特么两个亿啊,这换成一万一沓,都有……咦,有多少沓来着?”

“——讨论组里认真算了余年的收入,他以艺人的身份出道一年都不到,虽然经常屠榜,火的吓人,但再怎么能赚钱,也赚不了两个亿!所以,这钱八成是所有积蓄了。说余年吸毒的,我们合理推测,余年应该是没这个钱的……”

施柔忍不住把这段视频从头又看了一遍,“年年的颜值气质,真的是近几年娱乐圈里独一份的了!”

孟远脸上笑开了花,“不止颜值气质,脑子也是转得快!前脚告诉他,有记者拍到他现身拍卖会买了东西,他后脚就能想到,找拍卖会现场的安保人员护送,干脆大大方方、堂堂正正地从大门出来,正面刚。这不,马上就又上了一波热搜!”

施柔猛点头,“对对对,之前还有人说年年去拍卖会是假新闻,是为了转移大家注意力的,这下,有视频作证,没有人瞎哔哔了吧?”

“不止,”孟远摇摇头,“网友都不是傻子,又不是没学过数学,年年出道到现在,包括之前以思宁的名字写歌,到底赚了多少钱,是能大致算个模糊的数字出来的。就算是往高了算,也不可能到两亿。所以啊,年年应该是想以此为引线,彻底洗脱吸-毒赌博的脏水,顺便——”

施柔快速地眨了两下眼睛,“顺便什么?”

“年年可不是圣母性格,上次他那个师兄,接受采访说年年大学毕业时穷的外卖都点不起,年年就说,算是还情了,就当没认识过这个人,只要——”

“只要齐哲不再针对他!”施柔接话,“但这个齐哲又蹦出来刷存在感了!”

“对,还有唐晓轲,这两个人,都是卯足了劲儿,想一口气弄死年年的。年年要是真忍下了,就不是余年了。”孟远抱着手臂,摸摸下巴,“哎呀哎呀,我怎么就这么喜欢这种不当受气包、不憋屈的性子呢?”

施柔抱着手机,期待道,“那我们要干什么?”

“看年年怼人就行,在需要的时候,加一把火。”

晚上六点,有媒体正式报道,元嘉拍卖行这一次的拍卖专场,拍出的最高价是被誉为“天下第一帖”的《不寐帖》,成交价为两亿,加上12%的佣金,总价达到了2.2亿,这一成交价,创造了近五年来艺术品的成交金额新纪录。

这条新闻下,无数人@了余年,纷纷惊叹。

半小时后,一档人文谈话直播节目,采访着名收藏家荣岳。期间,主持人蒙晓问道,“我们正好也来追一次热点!荣老师,在刚刚结束的元嘉拍卖会专场上,《不寐帖》终于现世,一经上拍,就拍出了两个多亿的高价,这价格您怎么看?”

荣岳穿着一件素色对襟长衫,拿着把空白折扇,他笑道,“既然是追热点,那你还忘了其中的一个热点。花两个亿买了一张纸的,是余年。”

这个话题本来就是临时加进去的,没想到荣岳会提起余年的名字,主持人也笑,“对,您刚在后台,也跟着看新闻了?”

“不是,”荣岳摇头,折扇“啪”的一收,没卖关子,“实话实说了,《不寐帖》要在元嘉上拍的事情,我提早好些时候就跟余年说了。又论起来,这次拍卖会上,也有我想要的东西,可惜竞争太激烈,我太穷,喊价没几轮,我就放弃了。”

主持人抓住重点,“您和余年认识?”

“不止,我算余年半个长辈,他也叫我一声叔叔。不止《不寐帖》,前两三年的《江山连雨图》,山水纹鱼尾瓶,都是我跟着他,千里迢迢跑去国外买回来的。”荣岳摆出回忆的神色,“那时候,他才念大学,年纪还小得很,要跟着才放心。现在他二十二,也算大人了,我这不就跑来上节目了?”

台本上并没有写这些内容,主持人也惊讶了,“《江山连雨图》和山水纹鱼尾瓶?”

荣岳还是笑呵呵的,“对,按照之前的新闻格式,可以弄一个‘花了九千万,买了一张褪色的画’,或者‘花了八千万,买了一个破瓶子’这样的头条出来!”

意识到荣岳透露的,才是真的大热点,主持人连忙追问,“这两件文物我也有所耳闻,当时竞价都特别激烈,最后都是余年拍下来的?”

“对,”荣岳长叹一句,“余年倔得很,辛辛苦苦攒的钱,一分不剩全扔里面了,就想把这些宝贝从外国人手里买回来。但这些东西,哪个是便宜的?一块瓷片都贵的吓人!他钱全砸了进去,弄得外卖都点不起,衣服都是买打折货,好在他自己争气,有才华有能力。这些东西,就当他买个高兴了。”

主持人默默点头——几千万上亿的东西,就……买个高兴?

这段采访一出来,不管是截图还是短视频,首页马上就转疯了。

“——我他妈惊的手机都掉地上了!谁快来告诉我!那个破瓶子不是八千万,而是八十块!那张什么褪色的画儿,不是九千万,而是九十!我的大脑对金钱麻木了……”

“——啊啊啊我的天!我现在就想问问@唐晓轲,观后感是什么!哈哈哈哈之前嘲笑年年,说年年买不起赫西的高定,哦豁,人家不是买不起啊!是你们买的东西不在一个档次上啊!快睁开眼,来开开眼界啊!”

“——我实名嘲笑@唐晓轲!真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喜欢把奢侈品堆在身上彰显身份?在骂年年穷之前,请先花两个亿买张纸,大概才有资格,张嘴闭嘴鄙视年年穷!”

“——破案了,没吸-毒没赌博,钱去哪儿了?买高兴去了……”

七点半,和齐哲一样的套路,宁城大学一个和齐哲同级的学生,接受了采访。

“……我和齐哲是室友,有些话憋着不痛快。齐哲是个城府很深的人,他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余年大学时,就是风云人物。那时齐哲会观察余年的作息时间,然后去偶遇。目的是为了接近余年,因为他也想被曾教授收为弟子。

……齐哲曾经特意去星耀娱乐实习过一段时间,也是有目的的,他最后做到了——把余年的照片给了星耀的经纪人看。之后余年进娱乐圈当了歌手,他跑到曾教授面前自荐,说自己不会像余年一样。但被曾教授赶出来了,曾教授看不上他。”

记者问,“那这一次吸-毒的事情呢?”

“也是齐哲搞的鬼,因为照片就是齐哲拍的,我看过,照片现在都还在齐哲手机里。坎宁教授那件事,还有余年在荷城参加会议尿检那件事,余年怎么可能吸毒?齐哲就是想让余年身败名裂。”

“——不知道说什么了,水太深,路人准备不发言了!”

“——???因为嫉妒一个人的天资和优秀,就想出这么恶毒的手段害人,你的良心已经烂了臭了吧?之前说年年艹人设,实际上很穷,非常虚伪。发现没有达到预期目的,又污蔑年年吸-毒?会遭报应的知道吗?”

“——啊啊啊你们快去隔壁!又破案了!!有宁城大学的人拍到过,齐哲曾经在校门口上了一辆超跑!经过火眼金睛,发现那辆超跑是唐晓轲的!还找到了人车合影!我瓜都掉了!”

“——卧槽,今天瓜量充足!所以,这事情,是唐晓轲联合了余年的黑心师兄齐哲,想弄死余年,所以砸钱买水军买营销号买热搜买词条搞出来的?目瞪口呆!感觉不少骂余年的,都被这黑心二人组忽悠地当刀使了……”

很快,神通广大的网友将唐晓轲的各种黑料都挖了出来,孟远配合着舆论,还放出了唐晓轲十七岁时,超速开车撞人,最后用钱封口的事情。

而同时,余年的师兄邱楚樾也更了博,“无论是做什么学问,不仅需要聪慧的头脑,不受外物打扰的专注,数年如一日的持之以恒,更要广博的心胸和磊落豁达的心境。可惜,你什么都没有,这才是真的穷。”

到余年下飞机时,守在机场的记者纷纷拥上前,而问题也已经变成——

“请问被同校师兄处心积虑陷害,污蔑吸毒,你心情如何?”

“花费巨资买天价文物,请问是因为爱好吗?还是出于投资目的?”

“对唐晓轲曾市区开车撞人,花钱抹平,还放言是对方倒霉的行为,你有什么看法吗?”

余年被安保人员护在中间,背着一个黑色运动双肩包,一身休闲服,神色没有半分不耐,却也没有回答任何问题,一直安安静静的,直到坐上来接机的保姆车。

一坐进车里,余年就被孟远拍了一下肩膀,孟远大笑,“大快人心!就你坐个飞机的功夫,舆论风向全网大逆转!还有不少路人到你微博下道歉,说之前误会你了,不应该还没弄清事情真相,就出言骂你。”

余年呼了口气,弯着眉眼笑起来,“孟哥有吃的吗?我中午就吃了个三明治,现在饿得不行了。”

“车上只有面包,你先啃着?”见余年接下,两口就吃了小半个,孟远啧啧出声,“谁能信,才花两个亿买了一张纸的余先生,竟然抱着个面包狼吞虎咽!”

施柔小声插话,“年年饿了吃东西也很斯文的,很好看,没有狼吞虎咽。”

孟远瞪了施柔一眼,又给余年递了水,“不过,不管被怎么刷屏怎么怼,唐晓轲都跟装死一样不出声。我就不信,他能在他的王八壳子里,呆一辈子!”

“待不了一辈子,”施柔从前座转过身,兴奋道,“公开道歉了!唐晓轲微博公开道歉了!不过有好多人都在说,年年的背景是真的深,竟然连富二代唐晓轲都老老实实低头道歉了!”

孟远愣住,很快就反应过来,看向余年,“是谢总?”

余年笑道,“嗯,应该是他。”

大致看了看唐晓轲的公开道歉内容,孟远评价道,“啧,这措辞,一看就不是唐晓轲会有的觉悟,九成九都是被他爸逼着道的歉!”抬起头,孟远又问,“谢总这行动力也是迅速非凡了,你怎么跟谢总说的?”

余年怔了半秒,“我没跟他说。”说完,他自己也发现了问题——从事情发生到现在,他竟然都没有仔细跟谢游说一次。

孟远一听就知道中间是有点儿什么问题,试探着道,“那,谢总也没跟你说什么?”

余年摇头。

他沉默两秒,”孟哥,我先不回家了,我去找他。”

※※※※※※※※※※※※※※※※※※※※

比一个香喷喷的心心~嗷更新了我就去吃晚饭啦,好饿好饿~么么叽小仙女们!

---

感谢西沙格 的火箭炮~

感谢相距100米、美怡、Zeng.、echo 的手榴弹~

感谢童小妖x8、璇儿、blindliar、世最可小张同志、九点差五分、谢灵涯好甜啊、超爱大鲸的木头、晏晏不止三月甜、Spicy、28330500、颜故、小怪兽、蜂蜜柚子露、25661956、六六落落乐乐、锦瑟弦、蓝叶子、亲亲我墨墨、33381788、好好看书、清欢无言、小圣的多肉花园、栖妆妆、阿瑶啊、懒猫爱睡觉、今岁渝州、尔筠喜欢老鱼干、牙牙乐、echo、此用户已注销、25120679、饭饭、蓝月、陈皮不苦很甜 的地雷~

喜欢听说我很穷[娱乐圈]请大家收藏:(www.woquwx.com)听说我很穷[娱乐圈]我去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听说我很穷[娱乐圈]最新章节 - 听说我很穷[娱乐圈]全文阅读 - 听说我很穷[娱乐圈]txt下载 - 苏景闲的全部小说 - 听说我很穷[娱乐圈] 我去文学

猜你喜欢: 重生学霸天后重回五零当军嫂重生八零锦绣军婚天才基本法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总裁的天价前妻制霸好莱坞豪门少奶奶:谢少的心尖宠妻重生九零小军嫂听说我很穷[娱乐圈]你是我的万有引力好想住你隔壁霸道帝少惹不得权门婚宠东岑西舅重生六零好时光隐婚萌妻宠上瘾八零炮灰大翻身总裁,我要离婚重生学霸小娇妻重生六零:翻身做主小媳妇豪门小老婆水手服与白球鞋职业替身后来,他成了女装巨巨闪婚老公太抢手
完本推荐: 美女公寓全文阅读横扫荒宇全文阅读圣手狂少在校园全文阅读药结同心全文阅读凤回巢全文阅读修真外挂全文阅读战国赵为王全文阅读古玩大亨全文阅读虫临暗黑全文阅读花都极品小房东全文阅读盘龙全文阅读乾坤剑神全文阅读调教大宋全文阅读深夜书屋全文阅读万界天尊全文阅读卿本佳人全文阅读生随死殉全文阅读仙路春秋全文阅读水乡人家全文阅读全职业训练师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重生之修罗归来崇祯八年自带锦鲤穿六零系统之善行天下我是传奇BOSS黑暗扎基奥特曼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废材七小姐:帝尊大人,轻点爱终极特种兵王万古帝神诀美漫之道门修士低配版系统主神极品全能学生没有谁,我惹不起法象仙途每秒都在升级重启全盛时代最佳女婿重生柯南当侦探路过漫威的骑士校园第一废物毒医特工:邪君狂后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恶魔就在身边重生明星音乐家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十方乾坤无限吞噬之重生老虎最强妖孽特种兵王奶爸至尊

听说我很穷[娱乐圈]最新章节手机版 - 听说我很穷[娱乐圈]全文阅读手机版 - 听说我很穷[娱乐圈]txt下载手机版 - 苏景闲的全部小说 - 听说我很穷[娱乐圈] 我去文学移动版 - 我去文学手机站